男子花50萬造贗品,拍出2.2億高價,專家:虧了,不少于10億

gx 2022/05/20 檢舉 我要評論

「喂,趙老板嗎?」

「我是,你又是哪位?」趙老板不耐煩地問道!

「我想跟你說一下那件玉器,那個玉。。。」

「打住」趙老板不耐煩地打斷來電者

「我不管你是誰,別給我打電話了,那個玉器不是我做的行了吧,是我吹牛的,你們別再騷擾我了,再見!」說完,趙老板憤怒地掛斷了電話!

但是眼睛卻死死盯著記者昨天給他的那張印著「漢代青黃玉龍鳳紋梳妝臺」的照片,陷入了沉思!究竟這個梳妝臺能引出什麼樣的故事呢?我們接下來看一下吧!

詭異的拍賣

2011年年底,由北京中嘉國際拍賣有限公司組織的一場拍賣會現場

「下面要進行競拍的藏品是——漢代青黃玉龍鳳紋梳妝臺,起拍價1.8億!」

當這件「漢代青黃玉龍鳳紋梳妝臺」展出時,全場如時間停止一般寂靜。

所有人的目光都投在了這件玉制藏品上,人們無不震驚地看著這件藏品,因為它實在太震撼了,通體全玉打造,雕紋華美,端莊大氣。所有人都驚嘆古人的巧奪天工!

「好,下面開始起拍!」主持人看大家看得出神,又再次提醒了一句。

「1.8億!」

「1.9億!」

「2億!」

「2.2億!」

「2.2億一次,現場還有沒有競拍的嘉賓?」

「2.2億兩次,現場還有沒有其他的價格了?」

「好,2.2億三次,恭喜這位貴賓!」隨著一聲落錘音,這件藏品的價格定在了2.2億人民幣!

現場也響起了熱烈的掌聲,可是在人群中,有一個中年人卻小聲地同身邊的同伴說: 「怎麼這件藏品拍的人這麼少呀,沒有幾個舉牌的!」

旁邊的人不以為然,說道:「 哎,1.8億起,哪有那麼多有錢的人啊!」

而這個中年人想了想說道:「不對,現場這些人都是文玩老油條了,而且大部分不差這些錢,這個物件確實好看,但是我看別人看這件物件的眼神都有點懵,說實話,我也覺得有點懵,就是,這個東西看著太別扭了,你說呢?」

旁邊人聽完也看了看這件藏品說道:「確實,剛才沒太注意,你這麼一說,我也覺得有點別扭,我參加過不少拍賣會,但是漢代的,這樣的家具好像從來沒有見過呢。。。不過有專家的鑒定證書呢。。。」

輿論漫天

2012年春節,就在大家紅紅火火過年的時候,網上某些領域的論壇卻引起了激烈的討論。 原來這些論壇都是圍繞著這件漢代青黃玉龍鳳紋梳妝臺的拍賣消息的。

其中有相當一部分網友提出了這樣一個疑問,那就是漢朝人還沒有凳子一說,這件漢朝的古董怎麼就出現和現代一樣的「小板凳」了呢?

這也太假了,買它的人是不是豬頭三?人傻錢多?

而持反對意見的網友則表示, 這件藏品是大公司公開拍賣的,再加上還有周南泉教授的鑒定證書,難道老教授還能撒謊不成?

就在網友們激烈討論的時候,同年的2月22日,在江蘇邳州當地的一個論壇上,有一個網友發布了一篇帖子卻一石激起千層浪,不光引發了網友的激烈討論,這一次就連專家也參與了進來。

在這篇帖子里面,詳細地描述了這件「漢代青黃玉龍鳳紋梳妝臺」是怎麼來的。 作者表示,這個物件是邳州一個玉石商人趙老板在2010年,用了三個多月的時間造出來的,當時花了50多萬!

因為邳州在仿古玉方面一直處于全國領先地位,此帖一出,無異于晴天霹靂。難道漢朝的東西,真的出自現代人之手嗎?

各家爭鳴

首先提出質疑的是南京林業大學的教授邵曉峰, 邵教授對中國古代的家具頗有研究,更是就凳子的起源問題專門寫過論文。

邵教授在看過這件「漢代青黃玉龍鳳紋梳妝臺」之后,很肯定地說道,漢代就不可能有這樣的家具,因為漢代的時候還沒有凳子的出現, 只有從西域傳過來的凳子的雛形「胡床」。等到了隋唐時期,凳子才開始普及。

并且邵教授還表示,他是研究家具的,這件家具特別像清朝的樣式,所以他懷疑是假的!

而另一位教授,湖北民族學院的歷史系教授黃清敏則從歷史的角度來說明漢代不能有凳子出現,因為漢朝人的坐姿相當于現代人的跪姿,并且延伸了一套禮儀,所以這種凳子根本用不到。

用這個凳子坐著相當于「箕踞」,箕踞,表示兩腳張開,兩膝微曲地坐著。這是一種不拘禮節、傲慢不敬的做法。

這是相當不禮貌的。當然你可能會說,既然有「箕踞」這個詞,說明像現代人坐著的姿勢是存在的,那完全可以說這件凳子的主人就是這麼特立獨行呢

很顯然,擁有這樣梳妝臺的主人,是不會用「箕踞」這種沒有禮貌的坐姿的,「箕踞」這種坐姿會存在,也只能是平頭老百姓的坐姿。

而能擁有這樣梳妝臺的主人,一定是非富即貴, 從小禮儀各方面都會去嚴格的遵守,所以更不會用到「箕踞」這種姿勢,也就是說凳子更加多余!

而一名服裝設計師也發表了自己的看法,再次證實了漢朝人不能用凳子的說法,他表示在漢朝, 古人穿的褲子只有兩個褲腿,而外面穿著裳,也就是說白了古人都是「真空」出行,皇宮貴族都是光屁股,如果用凳子坐,那勢必跑光,所以跪姿才是正常現象,凳子不存在的!

這三個權威人士雖然都不是搞文物鑒定的,但是他們都用各自的專業知識提出了自己的疑點!

而中國收藏家協會玉器委員會的成員姚政,則表示這件藏品為真,而且他很激動地說道,這是一件國寶,2.2億都貶低了它的價值,在他看來這件文物最少也要值10個億

而四川大學考古系的客座教授范勇更是撰寫了長文,來為這件藏品證明,通過各種角度來說明這件藏品的真實性!

但是這兩位教授,就是沒有解釋凳子的問題!

最后記者采訪了給這件藏品出示鑒定證書的周南泉教授,周教授還是堅持自己的看法,當記者問到周南泉和北京中嘉國際的關系時, 周教授表示每個拍賣公司都要有五位,曾經在博物館工作過,并做到副研究員以上職稱的專業人士做顧問才能成立。所以這不是他一個人的看法!

就這樣,事情還在爭論中。

反復變化

2012年2月23日,為了調查真相的記者,前往了江蘇邳州,找到了帖子中說的趙老板, 開始的時候記者并沒有自報身份,只是以一個聽故事的人出現在趙老板面前。

而趙老板也很痛快地講述了制作漢代文物的過程, 他的說法與帖子里無異,就是凳子是出自他的手,然后賣給了一個石家莊人,似乎真相已經水落石出了。

同時記者也采訪了邳州一個黛寶玉寶玉石行業協會會長, 會長汪如棉表示,那件玉器就是出自一個邳州的年輕人之手,那年輕人制作時還請他執導過!

可就在記者第二天上午自報身份再次采訪趙老板時,趙老板卻變了口風,他表示自己之前都是吹牛的,說那個玉凳是明朝的,他從別人手里收來的部件回來自己拼裝的,拼裝的時候還用了膠水。 昨天這件「漢代文物」變成了「現代工藝品」,而短短一晚上又從「現代工藝品」變成了「明朝」的物件,記者也是很無語!

到了下午,就連汪如棉也改變了口風,汪如棉會長表示這個凳子是不是產自邳州他不想多說什麼了!但是凳子確實是假的!

而趙老板則表示,一天接了幾十個電話,真的很郁悶,隨即說凳子不是他做的!

等到了2月25日,記者最后采訪趙老板,趙老板則有一次說凳子是他用明代的材料組裝的。

對于這種反復變化,記者真的已經完全蒙了,不光記者,所有人都好奇,到底是什麼原因,或者直接說是什麼人,讓趙老板和汪會長如此的反復呢?

疑點

首先我們絕大部分人都不是文物專家,也沒有這個專業知識去評定一件文物的真假,但是我們仍然可以去提出疑點。

首先第一個疑點,這件「漢代青黃玉龍鳳紋梳妝臺」是成套出現的,也就是說是完完整整的被定為是漢代的文物,那麼假設它是真的,也就是完完整整的是真的。

但是從凳子這個疑點來看,凳子肯定是有問題的,也就是說這一套里面的一個大件是有問題的,也就是說不成套了!

那麼,這一套家具是不是有問題,我們可想而知,就像汽車的檔把上刻盲文一樣,盲文就不應該出現!

第二個疑點,既然網上和當地都有這套玉器是仿造的一說,所謂捕風捉影,這事絕非空穴來風,如果就是捏造,為啥不捏造別這件玉器出在別的省市呢,而恰恰是出在一個仿造古玉產業發達的邳州?

另外趙老板的和汪會長的說辭都指向了凳子是假的這種論點,這種論點又驗證了第一個疑點,而他們的說辭反反復復,變化不已,很難讓人不聯想,有人曾經指導他們怎麼說,或者威脅他們怎麼說!

第三個疑點,記者曾經采訪過北京中嘉國際拍賣有限公司的副經理黃建軍,黃建軍曾說過,「鑒定界很亂,沒有舵手,古玩真假沒有人說的算。」

還說過,「他們應該對拍賣品進行鑒定,但是不知道去哪里鑒定,沒有一個國家承認的鑒定機構。」

最后又說,「拍賣公司只是中介,不能保證百分百,打眼,也是搞收藏的樂趣!」

從上面三段話我們可以感覺到,黃經理的說辭是模模糊糊的,在結合周南泉教授曾經說過一個拍賣公司要有五個專家做顧問才能成立,那麼為什麼有五個專家的拍賣公司反而不知道去哪里鑒定呢?

還有一點,所謂王婆賣瓜自賣自夸,就連賣瓜的王婆都知道夸自己的東西頂呱呱,為啥到了黃經理這里,會默認自己這可能有假東西,不怕別人知道了,生意不好做嗎?

真真假假,假假真真

有這麼一句話,歷史是一個任人打扮的小姑娘,是勝利者編造的故事!

而文物也同樣可以套用這句話,一件文物有兩個「真假」,第一真假是屬于文物本身的,也就是這件文物到底是真的屬于一個歷史,還是不屬于一個朝代!

但是另一層真假卻決定了這件文物的價值,而決定這一層真假的就是相關協會的權威,可以說,他們說是真的就是真的,即使是昨天的,也能說成明朝的!

而說這件文物是假的,你就是大秦帝國的,那也是假的,到時候他們也許還能以打假的名義,把你這件東西給收上去!

總之真假難辨,很可能,知道真相的,也只有物品本身吧!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