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樣是「祝英臺化蝶」,梁小冰經典,楊采妮凄美,賈靜雯無人知

好友趣 2022/06/08 檢舉 我要評論

《梁山伯與祝英臺》是我國經典的愛情故事,奮不顧身的愛情無論在什麼年代都是可貴的,都是值得被贊頌的。

多年來,這一經典故事也曾被多次翻拍,一千個讀者就有一千個《哈姆雷特》 ,雖然是同一個故事,同一個角色,但幾位女演員對此都有自己的理解, 她們也將祝英臺的為愛獻身演出了自己的理解與特色。

1 、李琳琳

1977年tvb拍攝的《梁山伯與祝英臺》中,李琳琳和劉松仁分別出演男女主角。

李琳琳版的祝英臺端莊大方,即使已經心如刀割但她依舊保持著一個大家閨秀擁有的端莊和體面。

身穿嫁衣的祝英臺在梁山伯墳前一件件地脫下自己的嫁衣,第一件就是鳳冠,被迫穿戴的喜慶奢華的鳳冠下,她在為心上人披麻戴孝。

她眉頭緊鎖,在心愛之人的墳前脫下自己與他人的華麗嫁衣,穿一身素衣奔向自己的愛人,她義無反顧。

她沒有撕心裂肺的哭喊,即使在已經決定為了愛情放棄生命的那一刻,她也保持著理智,保持著體面。

她有條不紊地一件件退下自己的嫁衣,沒有急促,也沒有慌亂,似乎早已經為自己的生命做好了決定,她為了愛情決然赴死,沒有一絲猶豫。

李琳琳的古裝扮相是非常英氣的,眼眸清澈堅毅,眉毛上挑,長相大氣睿智,一看就是非常有思想的古代女性。

她飾演的祝英臺,即使傷心欲絕,也沒有失去理解,依舊端莊得體,非常有大家閨秀的風范。

這一版的《梁山伯與祝英臺》中祝英臺奔進愛人梁山伯的墳墓后的一幕,是梁山伯與祝英臺這一對為愛奮不顧身的有情人,兩人身穿胡蝶服飾,他們的身前仙氣飄飄,似乎已經羽化成仙,化身成了一雙胡蝶仙子。

他們是不幸的,她們生前相知相愛卻不能相守,也是幸運的,她們失去生命后化身成一雙胡蝶永遠在一起。

他們被命運捉弄,他們生前愛而不得,但他們也被上天眷顧,他們不懼世俗,奮不顧身的愛情感動了上天。

再也沒有什麼能夠限制他們,再也沒有什麼能夠阻攔他們在一起,再也沒有什麼能將他們分離。

他們的背后是一道彩虹,他們的愛情經歷種種風雨后最終也迎來了那一道屬于他們的彩虹。

2 、楊采妮

祝英臺收到心愛這人帶有血跡的絕筆書信傷心欲絕,出嫁當天,新娘眼中留下血淚,面色慘白,毫無精神。沒有一點新婚之人的光彩照人與喜慶 ,這位新娘反倒像是一位將要入土的垂死之人。

祝母非常憐憫自己的女兒,準許送親的路經過梁山伯的墳墓,但祝英臺的父親卻臨時改變了主意,更改送親路線。送親隊伍走至半路,狂風大作,黃沙封路,根本無法前行。送親隊伍的眾人抬頭一看,眼前竟是梁山伯的墳墓。

或許是相愛之人的心靈感應 ,祝英臺掀開轎簾,看見面前逝去的愛人梁山伯的墳墓,轎子中的祝英臺爬出轎子,跪摔在地上,踉踉蹌蹌、義無反顧的向著愛人的墳墓奔去。

她一邊哭喊著向著心愛之人跑去,一邊脫下自己的嫁衣,喜慶華麗的嫁衣下,祝英臺穿了一身素衣,這是她在為心愛之人披麻戴孝。

在梁山伯的墳墓前,一身素衣的祝英臺拿出自己為梁山伯譜曲的題詞,一字一句的念給自己的心上人聽,她的眼淚止不住的流淌下來,但她依舊強忍著眼淚,一字一句的清晰的說與愛人聽。

一句「莫說胡蝶夢,還你此生此世雙雙萬水千山去。」正是二人的結局 ,說罷,她咬破手指將自己的名字寫在愛人的墓碑上。

老天也為他們的愛情流淚,天降大雨,將祝英臺臉上的胭脂全部沖洗干凈,這是上天為她重新畫的妝容。狂風又為她披上紅紗,這是上天賜予她的新的嫁衣。

梁山伯的墳墓塌陷出一個洞,英臺縱身一躍,躍入洞中,奔向自己的愛人,墳墓中飛出兩只胡蝶, 兩位有情人羽化成蝶,結局正如那一句「雙雙飛向萬水千山去。」

這一版的祝英臺為心愛之人哭墳的片段,哽咽哭訴,一字一句都感人肺腑,引得無數觀眾們紛紛落淚。楊采妮在此刻演技爆發,流淚、哽咽,感染力非常強。楊采妮的這一段表演被北影納入了教材,是當之無愧的經典。

3 、賈靜雯

在電視劇《七世夫妻之梁山伯與祝英臺》的片段中,接親的隊伍經過梁山伯的墳墓前,祝英臺情緒失控,在新郎馬文才的注視下 ,祝英臺不顧任何人的目光穿著嫁衣飛奔向愛人的墳墓,被迫所穿嫁衣之下,是自己為心愛之人穿的素衣。

她身穿一襲白衣,跪在愛人的墳墓前,訴說著自己的思念與心聲, 她擁抱愛人的墓碑,就像曾經她擁抱自己的愛人。

她多麼想能夠不被所謂的門當戶對所束縛,她多麼想她的愛情能夠被家人認可,她多麼想能夠和愛人永遠在一起,她咬破手指,用鮮血將自己的名字寫在愛人的墓碑上 ,她想,或許這樣就可以和他永遠在一起了。

她在墓碑前一遍遍呼喊著愛人的名字,似乎上天也聽到了她虔誠地呼喚,梁山伯的墳墓打開,祝英臺先是被嚇得后退,她的臉上馬上漏出了笑容,她看到了希望,她知道這可能是她與愛人廝守的唯一機會,祝英臺毅然決然地跳了進去,兩位有情人在墓中再次重聚。

這一版的馬文才也深深愛著自己的新娘,祝英臺身后的馬文才看見自己的新娘跳進梁山伯的墳墓中,在墳前哭喊著,「終究是你贏了」

一道閃光從墳墓中沖出,兩位有情人化做紅綠兩只胡蝶,再也不被束縛,再也不會分開,與彼此永不分離。

出演祝英臺時的賈靜雯二十五歲,臉上的嬰兒肥還沒有退去,大大的眼睛圓圓的臉蛋,清純可愛非常惹人憐愛,每次落淚都牽動著觀眾的心。

她所飾演的祝英臺,更加青澀,更加清純,更像是一個情竇初開的青春期少女,她所表達出來的愛情更加純粹,更加義無反顧

雖然賈靜雯版的祝英臺,很少有人知道,但她的演繹卻有著鮮明的個人特色,別有一番風味。

4 、梁小冰

迎親隊伍經過梁山伯的墳墓前,祝英臺連忙喊道,停轎、停轎!沒等轎子停穩,她就從轎子上跳下來,向愛人的墳墓飛奔而去。

她哭喊著,撕心裂肺的大聲的叫著愛人的名字,向愛人跑去的同時脫下自己的紅色嫁衣,漏出純白色的麻衣。她跪倒在愛人的墓碑前,大聲地喊著「山伯,你的英臺來了!」

她先抱住愛人的墓碑,抱怨梁山伯棄她而去,連一句話都沒有留給她,再是乞求愛人將她帶走,她說「我今生今世都要做梁家的人,死也要做梁家的鬼。」字字句句都是對愛人的想念

大風四起,電閃雷鳴,梁山伯的墳墓閃出金光,開出一條縫隙,梁山伯的身影出現在金光之中。

祝英臺見到了愛人的身影,就像是抓了希望,沒有片刻猶豫,直接向著愛人奔去,不顧身邊侍女對她的呼喊,一躍而進,跳進了愛人的墳墓中。

新郎馬文才到達現場后,發現自己的新娘奔進了他人的墳墓,并沒有氣憤,反倒是真正地祝福了這對有情人,他說 「山伯、英臺,千世萬世,再也沒有人能把你們分開。

墓碑前飛舞的兩只藍色胡蝶,就是為愛奮不顧身的兩位有情人,她們再也不受世俗的影響,永永遠遠、千世萬世的在一起。

這一版的《梁祝》被稱為最真實的《梁祝》,梁小冰飾演的祝英臺雖然沒有華麗的詞藻,她的每一句話都是發自肺腑且通俗易懂的, 字字句句都能說進觀眾的心中,他撕心裂肺地哭喊、崩潰,都牽動著觀眾們的心。

祝英臺的未婚夫馬文才,即使深愛著祝英臺,卻也被二人奮不顧身的愛所感動,他也衷心地祝福他們這對有情人千世萬世再也不分開。

雖然電影中的馬文才并沒有與心愛之人成婚,但現實中馬文才的扮演者卻抱得美人歸,與梁小冰相愛,最終走入了婚姻的殿堂。

5 、董潔

董潔飾演的祝英臺,沒有坐轎輦,她穿著嫁衣,獨自一人穿過空曠的樹林,向著愛人的墳墓跑去,她的臉上洋溢著幸福,她的嘴里說著「山伯,我來了,我來嫁你了,我終于能夠嫁給你了! 」在她心中,今天是自己與愛人梁山伯的成婚之日。

在梁山伯的墳前,她身穿一襲紅色的嫁衣,脫下鳳冠,她就像平常一般,與愛人分享著、傾訴著愛人走后自己的心聲。她的眼中含著淚,她哽咽著說,「你并沒有離開我,你只是先行一步了對嗎?你在等我與你相聚對嗎?」幾個問句,將祝英臺對愛人的思念與不舍表達得淋漓盡致。

突然間,墳墓打開閃出光芒,飄出一根紅色的錦緞,但在祝英臺的眼中,這根絲帶是自己身穿紅色喜服的愛人,這是愛人來接自己了,來迎娶自己了, 她眼中滿是幸福,她再次見到了自己的愛人,她終于能和愛人在一起了。

紅的錦緞將它她纏繞,祝英臺沒有的半點猶豫,跟隨絲帶也進入到墳墓中,片刻后,墓園中百花齊放,墳墓中飛出兩只胡蝶,這是上天聽到了有情人的乞求,讓他們化作胡蝶,永遠廝守在一起。

董潔飾演的祝英臺,多才多藝,憑借一支舞蹈驚艷了眾人,同時也驚艷了馬文才,她在臺上翩翩起舞,心愛之人在臺下為她伴奏。

董潔出演的祝英臺是很多人心中的經典, 但這一版《梁山伯與祝英臺》中的選角卻不是非常成功, 娛樂圈中的猛男代表何潤東出演梁山伯,觀眾們紛紛評價,他黝黑的皮膚,壯碩的身材,出戲的假胡子,讓他扮演一個將軍還差不多,哪一點符合那個為愛病逝的文弱的梁山伯呢?

而陳冠霖飾演的馬文才風流倜儻、面如冠玉,是真正的謙謙君子,被稱為「最帥馬文才」觀眾們紛紛表示:「這一版的祝英臺眼光不太行,明明是馬文才更加帥氣」

6 、陳夢希

在與馬文才的大喜之日,祝英臺用性命相逼,讓馬文才答應,讓自己能夠與心愛之人團聚。祝英臺身穿一襲純白色的禮服,全身上下唯一的一點紅,是梁山伯生前送給她的簪子,

她要穿著白色的嫁衣嫁給自己逝去的愛人。

在眾人的注視下,她緩緩地走向愛人的墳墓,她摘下那把簪子放在愛人的墓碑前。她在愛人的墳墓前哽咽地念著《孔雀東南飛》中的誓詞,她甘心為愛化身成一只胡蝶,無論變成什麼,她都要跟愛人永遠在一起。

她深深擁抱著愛人的墓碑 ,就像曾經她擁抱過自己的愛人一般。她伏在墓碑上痛哭流涕,撕心裂肺地喊著:「山伯,我來晚了,我來晚了。

「話音剛落,祝英臺便變成了一團光點,光點散去, 兩只胡蝶飛舞在墓碑前,這是梁山伯與祝英臺這一對被命運捉弄得有情人。他們終于可以不被束縛了,她們終于可以永遠在一起了。

2016年的網劇《梁山伯與祝英臺》,陳夢希飾演祝英臺,觀眾們紛紛表示這一版的演技簡直太尬了,雖然評價并不理想,裝造過于現代化,演員的演技也受到觀眾們的質疑,但這部劇的播出,讓觀眾們再次想起那個可歌可泣的凄美的愛情故事。

如今,「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早就不能成為束縛有情人的枷鎖了,但在快速發展的這個時代,像梁山伯與祝英臺一般至死不渝、奮不顧身的愛情已經少之又少。

希望每個人都能在這個滿是快餐愛情的時代,找到屬于自己的小火慢燉的粥。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