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星陳松伶:三重打擊導致抑郁,被張鐸狂寵,不能生育愧對婆婆

好友趣 2022/04/20 檢舉 我要評論

港星當真是驚艷了整個90年代,有持靚行兇的李嘉欣,也有一曲動人的葉倩文,更有著影視歌三棲的全能藝人陳松伶。

陳松伶歌喉驚艷動人,是個天賦與實力并存的歌手,她曾演唱過《從沒代價》、《風繼續吹》、《走出昨天》等經典歌曲,

在影視作品方面更是成就頗高,出演過《金玉滿堂》、《天地男兒》、《新上海灘》、《金裝四大才子》等知名影視作品。

她圓臉大眼睛自帶書香氣質,溫柔又獨立的形象,讓人心馳神往。

對感情的態度她不追求門當戶對,只求坦然相對,嫁小8歲丈夫,婚后深得丈夫寵愛。

而家庭生活幸福也有淚,無法生育被婆婆百般刁難嫌棄,陳松伶不能生育的背后又有著怎樣的故事?面對婆婆的嫌棄與刁難,作為明星的陳松伶又該如何面對?

1971年,陳松伶出生于香港一個中產家庭,早年家庭極為富裕,陳松伶的日子也過得輕松且富足,在家里被父母當成公主寵著。

遺憾的是陳松伶的公主命并不長久,三歲那年,父母生意失敗家道中落,導致經濟水平大打折扣。

父母欠債,生活無法繼續富足下去,更無法抽身照顧尚且年幼的她,為了讓她能健康成長, 父母不得已只得把她送到有錢人家寄養

父母依舊在為生存而奔波,而陳松伶算是在夾縫中求生,寄人籬下過得小心翼翼,在成長過程中也開發了自己的音樂天賦。

陳松伶對聲音較為敏感,大多數歌曲聽一兩遍就會了,如此過人的天賦屬實讓人羨慕。

1986年,葉倩文已經成為當紅歌后,香港TVB以她的名字舉辦「葉倩文歌唱大賽。」

14歲的陳松伶在其中脫穎而出,憑借驚艷的歌喉拿下第一名的好成績,榮譽終究是虛有其表。

拿到冠軍的陳松伶并沒有驕傲,她心底始終覺得一個女孩子唯有讀書考大學才是最好的出路。

遺憾的是陳松伶的父母可不是這麼想的,母親得知女兒拒絕經紀公司巨額簽約費后勃然大怒。

家里早已入不敷出,身負巨額債務,父母早已把還錢的重任寄托在女兒陳松伶身上。

母親惡狠狠地對她說: 「你快答應與經紀公司簽約,不同意我就打斷你的腿。」

迫于壓力,陳松伶只得早早離開她喜歡的校園生活,與經紀公司簽約踏足娛樂圈。

而母親也并未遵守承諾,在陳松伶答應簽約替家還債之后,依舊對她拳打腳踢。

有一次母親打得太狠了,陳松伶為了保護自己還報警了。

警察對陳松伶父母提出批評教育,善良的警察對陳松伶說:「 你可以把父母送上法庭的,你考慮一下要不要告他們?」

陳松伶心里怨恨父母,不過畢竟血濃于水,父母有牢獄之災她也會難過,于是便告訴警察:「不要告他們,只要他們以后不打我就行了。」

在離開警察局后,陳松伶便沒有再回父母家,而是來到了干媽家里,還與干媽的女兒阿寶成了好姐妹。

踏足娛樂圈不久后,為了自己的私人生活不被外人干預,便讓阿寶當自己的經紀人。

1987年,陳松伶受邀拍攝電影《鬼馬校園》在劇中扮演白逸夢一角,扮相驚艷,演技出眾,而陳松伶卻覺得演戲不是自己想好的生活。

陳松伶活成了人間清醒,從不貪圖眼前的蠅頭小利,她拒絕了不少導演的邀約,推掉了不少的演出,轉而回歸學校,完成自己未完成的學業。

刻苦研讀考進了香港中文大學,鮮少拍戲,除了學習之外所有的心思都花在了唱歌上,

可陳松伶的唱歌事業也并非一帆風順,隨性灑脫的性格也得罪了經紀公司。

1993年,陳松伶與經紀公司意見不統一,不肯向公司領導低頭的她,慘遭公司雪藏一年。

還好經紀人阿寶一直陪著她,在阿寶的幫助下,陳松伶還創辦了自己的公司。

一年之后陳松伶走出陰霾,重新回到娛樂圈發展,阿寶也成了陳松伶最信任的人,她把旗下財產與資源都交給了阿寶打理。

1994年,陳松伶受邀拍攝《笑看風云》,出演劇中女主林貞烈一角,眼看陳松伶愿意配合公司的安排,公司的態度也緩和了不少。

怎奈一年之后,陳松伶與公司矛盾升級,公司決定再次雪藏她,不愿意再給她發展的機會。

還好陳松伶有貴人相助才幸免于難,知名演員甄珍對陳松伶格外欣賞,決定救她于水深火熱之中。

甄珍履歷非凡,與知名謝霆鋒父親謝賢有過一段婚姻,失婚后嫁給了知名音樂制作人劉家昌,還曾獲得「金馬獎」終身成就獎。

在甄珍的推薦之下,劉家昌破例收陳松伶為徒,這也是他在香港的第一個徒弟。

師傅劉家昌對她格外欣賞,拜師不久后便為她制作專輯,在師傅的支持下,同年陳松伶舉辦了首次個人演唱會。

第一場座無缺席,隨后陳松伶便一連舉辦了三場,效果依舊很好,不過劉家昌夫婦并沒有待在香港太長時間便去美國養老了,陳松伶又一次失去了依仗,只能與助理阿寶一起攜手打拼。

香港娛樂圈逐漸衰退,為了得到更好的發展,在阿寶的陪同下,陳松伶來到了新加坡發展。

在新加坡長相極具個性的陳松伶,深受學生喜歡,連續六年被評選為最受歡迎女藝人。

在新加坡如日中天的陳松伶,于2003年回到了內地發展,沒想到此時的香港已經沒有了陳松伶的落腳之地,她沒有資源,無人問津,人氣熱度急劇下降。

阿寶為了讓陳松伶事業快速回暖,為陳松伶招聘了一名助理,而也是這一個助理的存在,差點毀了陳松伶的事業。

兩年之后, 一直沒什麼熱點的陳松伶突然上了頭條,不過并不是什麼好消息,阿寶向媒體爆料「陳松伶與女助理關系不簡單。」

隨后陳松伶喜歡女孩的消息便傳得到處都是,粉絲一開始也不愿意相信這則消息。

可曝光陳松伶緋聞的是她最好的姐妹阿寶,粉絲和吃瓜群眾就信息為真了。

緋聞的曝光讓本就沒什麼資源的陳松伶變得更加的無人問津,在她為滿頭緋聞八卦心煩意亂的時候,

旗下的千萬資產已經被阿寶偷偷轉移,陳松伶欲哭無淚,處境極其悲涼,就連打官司的錢都拿不出來。

陳松伶喜不喜歡女孩不得而知,可以明確知曉的是阿寶陷害了她,

一直以來,陳松伶都是很聽阿寶的話,日常生活演出都是按照對方的指令行事。

在事業鼎盛時期,陳松伶自然不在乎,怎麼賺錢都是賺錢,聽阿寶的話那又何妨。

不過隨著事業的沒落,陳松伶有了自己的想法和規劃,而此舉惹怒了阿寶,這才會上演了「姐妹反目」的戲碼。

落魄到極致的陳松伶想過放棄自己的生活,不過還是堅持了下來,她決心要卷土重來。

知名經紀人陳淑芬知道她的情況,與張學友一起邀請她出演《雪狼湖》,讓她得到了工作的機會,減輕生活的壓力。

而苦難與厄運并未離她遠去,剛緩過來不久,她的父親在睡夢中猝死,死得很突然,離家多年的她,連父親最后一面也沒見到。

父親下葬后,心力憔悴的她也病倒了,到醫院一檢查才得知患有卵巢腫瘤,情況危急,來不及讓她猶豫便做了卵巢摘除手術,導致她終身不育。

姐妹背叛,父親去世,無法生育,每一件事都是生命難以承受之痛。歷經三次錐心之痛之后,陳松伶不堪重負,得了抑郁癥。

期間多次想要了卻殘生,好在多年未見的母親與妹妹一直守著她,和母親鬧了多年矛盾,沒想到到頭來最疼她的還是母親。

漸漸地陳松伶也有了面對生活的勇氣,在拍電視劇《血未冷》,與男演員張鐸相識。

張鐸比小8歲,是一個體貼溫暖的東北男孩,在拍戲期間他對陳松伶體貼入微,寒冬拍戲很冷,他便把自己的衣服脫下來給陳松伶穿。

而且隔三差五就來找她說話,閱歷豐富的陳松伶又怎麼會不知道對方喜歡她,

張鐸對她越好,她內心越不安,畢竟她不是一個「完整」的女人,而陳松伶越是疏遠張鐸。

張鐸便愛得更加猛烈,避無可避的陳松伶只能向張鐸坦白自己的過往。

陳松伶以為張鐸聽過自己的故事之后就會放棄,沒想到的堅持超乎了她的想象。

張鐸對她說: 「不生孩子真的沒關系,我愛的人是你,根本不在乎有沒有孩子。」

張鐸真誠的愛,深深打動了陳松伶冰冷的內心,便答應了張鐸的表白,兩人也生活在了一起。

在男友的精心照顧下,陳松伶的抑郁癥也好了,整個人也變得樂觀愛笑。

相戀5年之后,感情極為穩定的兩人走進了婚姻的殿堂,為了保護陳松伶的隱私,張鐸并沒有把兒媳不能生育的消息告知父母,也為后續的婆媳矛盾埋下了伏筆。

婚后,陳松伶把一家人都照顧得很好,是個上得廳堂下得廚房的好兒媳,婆婆夸她懂事能干,對她也有所期盼。

張鐸是家中獨子,母親最希望的事情就是陳松伶能早點為老張家添后代,遺憾的是這個愿望從一開始就是奢望。

張鐸一直以事業太忙為由拒絕父母,父母不能理解,也勉強能接受,不過紙終究是包不住火的。

2018年,年邁的父母再次催生,張鐸才把陳松伶不能生育的事情告訴二老。

母親表面接受了,實際上內心對陳松伶的意見很大。

婆婆也在綜藝節目中坦言:「要不要孩子是你們的事,不過我很孤獨。」

慶幸的是丈夫張鐸一如既往地深愛著陳松伶,而婆婆偶爾的抱怨也是情理之中,相信陳松伶也是能理解的。

2022年,陳松伶已經51歲了,她不再年輕,無兒無女卻依然很幸福,沒有孩子的婚姻會成為遺憾,而沒有愛的婚姻一定不幸福。


用戶評論